Tagged Tags:

好多经典镜头,买了电脑以后回味过很多次,几个星期前还复习过一次。那段tango确实经典,记得同学告诉我叫《最后一步》。在至少三部hollywood大片中出现过,不过我闲余时也突然发现,这段曲子在韩国的半H片《梦精记2》中也出现过,是女主角与其父亲跳舞时。

好吧,聊一些不无聊的。


加班的时候抽空想了想这么一个问题:

假定一个时空中随机出现虫洞,类空的类时的类光的都随机出现,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时空中一个无自旋也不带任何何的粒子的经典运动会如何运动?

通过分析发现,这样的运动可以很方便地类比到量子场论中的Phi4理论,而且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区别,Phi4理论的任意一张费曼图,无论有多少圈,都能对应到上述过程中。

差别在于:这里内线与外线都满足在壳条件,但这里有趣的是上述时空中允许出现和入射粒子完全不同的任何一种粒子,所以在壳条件就变成了任何非快子——而如果我们允许在上述带涨落虫洞场的经典时空中出现快子,那么场论中在圈图上的不在壳性就体现为现在这个时空中的任何包含快子的鬼粒子——这种粒子通过虫洞与过去的自己衔接从而构成一种无始无终的圈。

这种时空中的经典运动和场论的另一个区别在于传播子——这里的传播子是经典的,而场论中的传播子本身就带有量子效应。

当然,还有一点不同就是对于最后的结果,因为经典时空中对于那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要如何处理并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先验预设,所以我们当然可以开脑洞说这里可以利用作用量的指数作为求和中的权重,那么此时这个经典物理过程和量子场论的区别就只在传播子上了。

想想也是很让人兴奋。


接着,我们还可以继续玩的是:假定这个时空中随机虫洞出现的概率与虫洞的两个端点之间相距的时空间隔有一定的函数关系,那么我们或许可以选择恰当的函数关系来抑制掉红外与紫外发散——对,现在经典时空中由于上述结构的存在,圈图计算中也是会出现发散的,所以需要重整化,但这种重整化可以通过虫洞出现的概率来自动引入。

是不是很惹人高兴?


更惹人高兴的是:假定我们现在的虫洞的两个开口是允许一定的“相对旋转”的,比如将虫洞看做是一种拓扑粘合而在这种粘合中允许一定的相对旋转,那么此时时空本身会提供粒子一个“偏转”的效应,我们可以拿来做引力,嘿嘿。


这个脑洞开着开着就感觉,不拿来写科幻真是太浪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